毛泽东主席纪念网
新闻详情

1963年毛泽东令:把高干子弟的家长是谁写清楚

2
发表时间:2022-03-31 13:29

1963年毛泽东令:把高干子弟的家长是谁写清楚

“陈东平案件”发生后,毛泽东要求“哈军工”再报来一份更详细的关于高干子弟表现情况的报告,并要求:要把学员的家长是谁也写清楚。

陈东平是某大军区司令员的儿子,1960年7月进入“哈军工”导弹工程系学习,平时表现极差。在1962年台湾国民党当局叫嚣反攻大陆的形势下,陈东平主动与敌特机关通信联络,情节严重,案件已经查实。1963年3月18日,总政治部保卫部部长蔡顺礼中将到“哈军工”向该院党委通报了有关情况,并与陈东平亲自谈了话,又顺便了解了一些“哈军工”高干子女的情况。院党委一致同意总政副主任萧华对陈东平的处理意见:开除学籍、团籍、军籍,实行劳动教养。

4月16日,蔡顺礼把总政保卫部起草的《关于陈东平案件调查处理情况的报告》送到萧华手中。报告说:“陈东平案件”给了我们许多有益的教训。从陈东平本人来说,是“身在福中不知福”,“自来红”的优越感,妨碍了他的思想改造;对家庭的依赖思想,使他失去了前进的动力;生活上的堕落,使他走到政治上的变质。他在领导、群众和父母面前是一个模样,背着他们又是另一个模样,这种表里不一的两面态度,是他的“病症”得不到及时诊治的重要原因。难怪他自己也说:“真正害了我的,就是自己的不老实,耍小聪明,嘴说漂亮话,心想肮脏事,我吃这个亏吃了十几年,一直弄到现在这个地步。”

从家庭方面来说,主要是管教不严,对其缺点多半采取原谅态度。从小学到大学,他有许多应该跌跤的地方,但都没有跌跤,都被保护过关了。在这方面,家庭也是有责任的。学校在解决青年的思想问题方面,负有主要的责任。从小学到大学,竟没有一个地方认真地帮助陈东平解决过思想问题;对他违反道德纪律的那些事情,都没有加以追究和处理,也没有进行认真的批判,皆不了了之……

萧华看罢报告,神色凝重,摇头叹道:“真是个严重的教训啊!”沉默片刻,他又问蔡顺礼:“给陈东平这个宽大处理,不会有问题吧?”

蔡顺礼说:“鉴于他能主动交代问题,对所犯错误及其思想根源反省得比较彻底,有悔改决心,所以考虑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不戴反革命帽子,团内开除团籍,行政上开除军籍、学籍,劳教两年。”

“好吧!”萧华拿起笔来,批示道:“此件送总理、小平同志、中央书记处书记、军委委员、军委办公会议同志一阅。”这份报告,除了如萧华所批示的送周恩来、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阅示外,后来也发给了军内各大单位党委和公安部。

4月中旬,总政治部给毛泽东送去了一份特殊的报告及其附件,即《关于陈东平案件调查处理情况的报告》和两个附件:《军事工程学院部分干部、学员座谈陈东平案件的反映(资料之一)》和《军事工程学院学生中高干子女的一些情况(资料之二)》,

不久,“哈军工”上报了《军事工程学院政治部关于在院学习的高级干部子女情况的报告》,报告中说:

在学院的学员中,军队将军以上及地方省委书记、中央各部副部长以上的高级干部子女(包括一部分非直系亲属),男的有160人,女的有72人,共计232人,占全院学员的3.3%。……这些高级干部子女在学院的表现,大体可分为三类:

第一类:政治思想进步,尊重组织,联系群众,生活作风俭朴,学习积极努力,因而成绩优秀或良好的,约有63A,占27.2%。

第二类:思想作风表现一般,或虽有不少缺点但能注意改进,艰苦学习精神不够,或因学习方法不善而学习成绩不够良好,但尚能及格,约有126人,占54.3%。

第三类:思想落后,学习成绩很差,生活作风特殊,接受教育很慢,约有43人,占18.5%。其中部分人因学习基础太差,又缺乏刻苦学习的精神,在工程技术方面无培养前途,将会在学习过程中逐步淘汰。

报告里列举了毛泽民烈士之子毛远新、罗荣桓之子罗东进、粟裕之子粟戎生、罗瑞卿之子罗箭、石油工业部副部长周文龙之子周海燕、炮兵学院院长高存信之女高莉莉、高等军事学院教育长解方之子解延风、驻芬兰大使甘野陶之女甘川文、军事科学院副秘书长李夫克之女李曼俊,这些都是在群众中有良好影响的品学兼优的高干子女。

报告中说,导弹工程系的高干子女最集中,在该系又集中在两个专业里。原因是认为高干子女政治上可靠,而将他们过多地分配在尖端绝密专业学习。事实证明,凡是干部子女过于集中的学员班,上述问题就多。有的高干子女原来表现并不坏,但由于互相影响,而表现变差。

5月下旬,中央领导同志和全军的高级干部都看到了总政转发的这份材料,“哈军工”高干子弟中的问题被全方位曝光。这大概也是毛泽东指示“哈军工”要交一份详细报告的初衷。

毛泽东在仔细阅读关于“陈东平案件”的报告后,吩咐秘书:打电话给总政,要求“哈军工”再报来一份更详细的关于高干子弟表现情况的报告。他随后又补充说:要把学员的家长是谁也写清楚。

毛泽东陷入了沉思。“陈东平案件”在他的心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:这样的娃娃能当中国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吗?阶级斗争不抓行吗?

在总政工作组的参与下,“哈军工”的座谈会一个接着一个。各系的高干子女座谈会都开得很热烈,是几年来最为敞开思想和开展自我批评最好的一次。


分享到: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